Satellite TV For PC
      
 

  “文明结构链”与西方世界经济危机
(2017-3-8) 浏览人数: 654
“文明结构链”与西方世界经济危机
单元庄
15、16世纪资本原始积累过程中发生在英国、荷兰的“羊吃人”和新兴工人阶级“捣毁机器运动”,到1929-33年大萧条及今天尚在延续中的世界金融危机,可以看到,进入近现代工业社会,在经济社会基础要素/领域一体化和世界一体化的作用下,具有双刃双向功能的科学技术革命,在推动人类器用精进进而推动人类精神物质文明发展和走向未知未来的同时,几乎是同等量级地强化着人类争衅装备的精进和反人类精神物质文明的危机灾难的深度与广度。在这一“道”“魔”双向协同运动中,存在一条人类社会基础要素/领域相互依存联动链接的双刃“结构链”,在周期性地推动着人类文明的进步与反动。
这一结构链,可称为“文明结构链”
 
一、文明结构链
    1、文明结构链
自进入工业文明以来,经济社会大发展的源动力主要来自于科学与技术的进步,科学转化为技术,技术转化为产业,产业影响经济,经济影响社会与人类文明——这是文明社会发展的内在主轴线和关系链:
由于科学技术的重大发明发现创新创造,衍生出一系列新型产业,并逐步淘汰一批传统产业,使社会主体产业结构发生变化;
社会主体产业结构的变化势必使社会经济从生产、流通、分配、消费及利益分配结构发生变化,直至社会主体经济结构改变;
社会主体经济结构的改变,势必人格化为新技术产业-经济阶级阶层群体上升至社会主体地位,成为新兴“中产阶级”“中坚阶级”;而传统社会经济组织的主体阶级阶层群体被边沿化以至面临“结构性失业”,社会阶层结构核心“社会结构”主体形态随之发生重大改变;
社会经济结构与社会结构的重大改变必然衍生出新的社会主体生存方式、生产方式、交往方式、思维方式,产生出新型主导社会关系、精神和文化体系、政治体系、制度体系,逐步转型替汰传统的社会关系、精神和文化体系、政治体系、制度体系,形成新的社会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塑造出新型社会文明,意味着短周期“微时代文明”的进步。
在上述结构性转换替汰过程中,传统社会中产阶级及关联群体地位的丧失,生存安全与生活水平的下降,自然引发精神情绪的动荡,形成一股逆反性思潮,并外化为阶级阶层群体的抗拒性行为,在特定环境及突发事件的催动下,形成巨大的社会事件乃至激烈的运动,直接影响到一个国家、地区的和谐与稳定。
上述结构性联动形成社会发展变迁的链动链
社会主体技术结构变化——导致社会主体产业结构变化——引致社会主体经济结构与社会结构改变——致使社会精神文化体系、政治体系、制度体系发生转型替汰——形成新的社会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最终使“微时代文明”改变。
这即是“文明结构链”。
2、国际文明结构链
由于近现代大工业生产与市场的巨大辐射、兼并功能推动区域经济社会一体化、世界一体化长足发展,上述“文明结构链”又衍生为:
国际社会主体技术结构变化——国际导致社会主体产业结构变化——引致国际社会主体经济结构与社会结构改变——致使国际社会主体精神文化体系、政治体系、制度体系转型替汰——形成国际社会新的主体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最终使国际“微时代文明”改变。
这即是“国际文明结构链”。
 
二、文明结构链的属性特质
1、属性:文明结构链”进而“国际文明结构链”,是近现代世界一体化大工业社会基础要素/领域有序依存链接的产物,又反转深刻影响制导着人类社会经济、文化、政治与制度文明的发展,体现出一种“自组织系统性”;是人类社会生存方式、生产方式、交往方式、思维方式变迁的基本脉络,是人类经济文化政治文明演变的主轴线,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内在轨迹。
2、周期性:15、16世纪至今500多年的现代文明史中,发生了六次技术-产业革命:纺织-钢铁及制造业-石化-汽车- IT技术革命目前正在行进中的是第六次网络智能与技术革命。六次技术-产业革命大体以70-80年为一周期,借助于不同事件衍生着上述“文明结构链”的链动过程。
3、双刃性:人类科技史文明史业已证明,这一“文明结构链”同时具有“二元功能”或具有“双刃性”:每一次“文明结构链”创新发展给人类带来福祉的左近甚至同时期,也在酝酿制造出新的危机与灾难。
4、逻辑:历史表明,人类重大科技创新与文明进步/危机,是一个“正-反-和”与“进步-危机-完善-再进步”的逻辑循环过程:每一次重大技术产业革命“文明结构链”的双刃运动,都为下一次技术产业革命的到来和经济社会危机奠定基础;此次 “危机”总会通过弥补、完善,催生出新的“文明结构链”。 1857年世界经济危机使电力电气“升格”成为拉动世界经济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1929-33年危机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使电子航空航天与核能成为战后繁荣发展的引擎。
——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逻辑,是人类社会“文明结构链”双刃周期运动的基本趋势
5、社会基础性:综合上述,“文明结构链”是人类社会运动发展的主线、脉络与基础。正是这一基础性,需要人们从“文明结构链”的角度重新认识西方世界经济社会危机的深层根源。
6、新角度新理路:“文明结构链”角度分析人类/国家/地区社会的文明发展与逆向运动,相比从“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或从经济、政治、文化等分类角度的传统研究方式方法,体现出更强的系统性、逻辑性、复合性、自组织性,因而更能系统捕捉社会运动的主线与脉络,清晰揭示文明社会相关基础要素/领域的链状运动关系,准确把握社会文明/危机运动的关节点、转捩点;也为制定科学制导“文明结构链”健康运转与危机防范,促进人类文明进步,提供新的理路与方法论。
 
三、文明结构链危机
如上所述,“文明结构链”在给人类带来福祉的同时,也周期性地通过文明结构链的各个环节传递和衍生出经济社会危机与灾难,即“文明结构链危机”
对于“福祉”,已毋庸赘述,需要深入思考的是“危机”。
1、文明结构链危机
以史为证。1929-1933年大萧条前,电力和汽车机械制造技术与相关产业快速崛起,资本大国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产业集中度大幅度提高,市场一片繁荣。也就在人们陶醉其中时,危机骤然爆发。由于反危机制度和保险机制缺失,职业教育结构性更新滞后,传统中产阶级快速没落,落伍产业就业者难以顺利转入新兴或其他产行业,失业高达5000万之多,两极分化恶性膨胀;失落阶级阶层群体的焦虑愤恨情绪迅速蔓延,社会陷入严重的非理性危机之中;反政府,反变革,仇视新中产,反对现行制度、政府与权威的民粹主义迅速弥漫于欧美大陆。面对突如其来的危机,各国政府惊恐万分束手无策。在美国,罗斯福通过“新政”和凯恩斯的“国家干预”,加大政府投资,兴办公共工程,缓解了危机;而在欧洲,希特勒1933年上台,将16亿人拉入了战争的火海。
“君子之泽,三世不径而斩;家国之难,三代忘而复辙”。
2008全球金融危机前后,IT、网络、智能化将世界带入了瞬间信息即可同步撬动数十亿人的情绪精神,引发共性重大事变的时代。在人类为新的“微时代文明”欢欣的背后,已可看到“29-33大萧条”的阴影和世界民粹主义的再猖獗!
新一轮国际动荡,又一次展示了“文明结构链危机”衍生、传递的过程:国际重大技术革新——国际主体产业结构变化——国际主体经济/利益结构调整——国际性传统中产/劳工阶级阶层群体精神行为危机——国家/宗教/种族/民族/文化多元冲突交织/国际社会动荡/民粹主义猖獗——世界文明面临新的危机。这一联动链即“文明结构链危机”
 
 
2、危机的突发性
异曲同工的是,近代以来的“文明结构链危机”往往从经济市场一派升平繁荣中跳水,在泡沫极致时骤显萧条与矛盾激化,由经济危机走向思想政治危机乃至军事危机。只是,对于下一轮“革命”与“危机”的取向和走势,人类可以分析预测却难以准确把握与控制。偶然性、非常事件往往在这里发挥着 “不可测效应”。
3、危机的直接动因
历史上不同危机的直接社会动因不同,但均源于“文明结构链”相关环节的重大失误。以此次危机为例:1、产业-经济结构环节:西方现代化模式倡导的虚拟经济、去工业化,加剧了传统中产阶级与低素质劳工群体面临的“结构性失业”危机和对前景的迷惘; 2、经济-分配结构环节:经济制度-政策-理论的“富人化”使两极分化恶性发展,2013年占人口90%的美国底层家庭拥有总体财富23%,而占人口0.1%的最富有家庭财富占22%;与1985年相比,前者下降了13%,后者增长了约12%,社会对立情绪更加剧烈; 3、社会结构环节:反危机制度和保险机制缺失,加剧了失去原有地位、尊严和向上发展的职业-价值通道的传统中产和大批失业劳工的沮丧与极端情绪4、制度-文化结构环节:福利主义导致社会腐化、优游享受,加之移民潮和恐怖主义打破原有生活平衡,进一步激化怨愤与非理性行为;5、社会政治结构环节:建制派精英理性应对危机乏力,民粹政治投机借势倍加猖獗,等等。
4、巨大反差:民粹主义的催化剂  
 近代以来的“文明结构链危机”显示,危机前的产业-经济进而整个社会的繁荣、歌舞升平和危机爆发时市场萧条满目苍夷利益结构恶性极化形成的巨大反差,大大加剧了受冲击中产阶级与劳工群体的心理行为的极端倾向,成为反对现行技术/产业-经济变革,仇视新中产,反对现行制度、政府与权威的民粹主义的催化剂。
5、危机转化的转捩点
“文明结构链”运动过程中,面对可能发生的危机与市场失控,能否建立科学实效预警防范和疏解冲突的政府-社会干预机制——是化解危机的转捩点(相当于“文明结构链”自组织系统运动的“序参数”)!
6、危机的深层社会根源:
几百年来西方经济社会危机的深层根源众说纷纭,而“实体经济产能过剩和有效需求不足的矛盾”或“生产资料名义所有权和实质支配权分离的矛盾”,则是当代的表层解说
本文认为:经济社会制度文明滞后于技术产业文明进步,抑或“制度理性”滞后于“技术工具理性”是西方世界周期性危机的深层社会根源。
根源之根源,则深匿于社会心理层面。
 
四、 关注当代文明结构链危机
 1、重视中产阶级的危机取向。
    中产阶级不仅对于一个国家,而且对于一体化的世界而言,意义非同寻常。高度重视一国一地区乃至世界中产阶级结构的改变及其危机取向,格外重要。目前,美国正经历中产阶级危机。原有地位、尊严和向上发展通道的丧失,使传统体制的中产阶级迅速成为历次危机民粹风潮的“中坚”力量。
2、警惕国际多元冲突交织、全球民粹主义勃兴与规模战争升级。
二战结束后,世界“火药桶”移至中东地区,国家/民族/种族/宗教/文化/和肤色冲突多元交织愈演愈烈;此次世界金融危机,伴之世界性的“两极分化”以及难民潮与恐怖主义,致使欧美乃至亚非政坛右翼势力猖獗。诸如英国脱欧、川普上台、排穆等非常事件表现的全球性民粹主义浪潮甚嚣尘上。局部、国别冲突上升为大区域乃至世界性规模战争的几率在不断提升。
3、建立新的世界金融管制体系与秩序的时机业已成熟。
上世纪末的亚洲金融风暴和08世界金融危机业已证明,以美国为管控中心的世界金融体系与秩序具有强烈的霸权主义和向世界转嫁危机的恶制行为,加剧了危机的深度与广度;而中国的强势管制体系则给世界以重要启示。建立新的世界金融管制体系与秩序,以舒解危机的时机业已成熟。
4、重视非常事件预警,共建应对危机的国际协同体系
在信息技术高度发达的时代,结构性危机的共振、扩张范围更广,蔓延速度更快。因此,应高度重视非常事件的预警分析和应对预案设计布署的国际协同。同时,“文明结构链”的角度分析揭示人类科技进步创新与经济社会文明发展的内在联系,深入分析技术结构、产业结构、经济结构、社会结构与制度文化结构之间的联动关系,探讨、共建维护人类文明进步和应对“文明结构链危机”的体制机制,是国际社会的共同使命!
5、应对“文明结构链危机”的全球性制度重构
建立矫正经济社会制度文明滞后于技术产业文明进步,抑或“制度文明理性”滞后于“技术工具理性”的社会制度体系,不仅对西方,而且对世界防范周期性危机,维护人类文明稳定协调持续发展,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在可见的未来,以可控核聚变、人工智能、量子力学等为标志,人类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撬动新一轮“文明结构链革命”;在将人类导入新一届“微时代文明”的同时,伴之以愈演愈烈的全球性国家/民族/种族/宗教/文化/肤色多元复合冲突,使未来世界更加扑朔迷离。作为正在快速崛起的文明大国,如何面对新一轮“文明结构链革命/危机”,从“文明结构链”的角度,研究制定科学制导“文明结构链”健康运转与危机预警防范体制,汲取西方教训,从深层制度角度消除我国可能同样存在的“制度理性”滞后于“技术工具理性”的矛盾,具有重大的理论、现实与历史意义!
 

单元庄,全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副会长,亚欧大陆桥物流专家委主任,西安朝华管理科学研究院院长,教授。

 
[上一篇] 明了大势,抓住机遇,积极准备,借“危”启动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高新路67号A201 电话:88455312 8845313 传真: 88455313 邮编:710075 邮件:zhaohuaedu@zhaei.com 2004-2010

朝华管理研究院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5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