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ellite TV For PC
      
 

  2012,世界和中国能否逾越“胶着”期? 作者 朝华研究员 王随学
(2013-5-6) 浏览人数: 3457
2012,世界和中国能否逾越“胶着”期?
                                                                     作者 朝华研究员 王随学
 
《易经》64卦的第四卦“蒙卦”,又叫“山水蒙”,是个特耐人寻味的异卦。虽然在有关阐释中,多强调该卦针对教育,其爻辞中多条含义,也确是为此;然而,亦有释卦文指出,虽此卦中并没有明显掺和进“王事”、“侯业”等政权问题,但却同样是为这一基本主题服务的。蒙卦上卦为艮为山,下卦为坎为水,山下水蒸腾成雾气,一派山水濛濛的景象。而这种朦胧景致,继前之屯卦,有蒙昧初开的含义。虽然说,山喻止,水喻险,山下有险,却仍不停止前进,是为蒙昧;然而,如何把握时机,行动切合时宜,走出蒙昧状态,却是该卦的最终含义。而这一理念,在其“上九”爻辞中,可谓得到了最为集中而明确的阐发——
“击蒙,不利为寇,利御寇。”
其意是说,在敲击振聩蒙昧时,千万不宜过急过激,不然将激化矛盾,反而酿成仇寇;但如打破蒙昧得当,自当防止了仇寇的发生。也即是说,在打破蒙昧时,千万不要导致仇寇,而是要防止仇寇的发生。显然,在提醒要害环节的同时,这一爻辞首先强调的,却是绝不能以主观的蒙昧应对客观的蒙昧,而应以清醒理智的“击”,即主动而为,打破矛盾胶着的蒙昧状态,是为该卦的主旨与前提。
用这一认知来看待和决断当今国际国内局势,当会有充满智慧与果决的启示。
 
“脓疖”会在哪里破?
 
新千年以来,随苏东体系崩塌后所形成世界新格局日益固化,各大国、各紧密或松散的世界性组织间,其矛盾冲突与利益角逐的态势,也逐渐清晰与明朗化。耐人寻味的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就经济与社会发展而言,虽然呈总体颓落之势,然而,从克林顿当政时发动南战,小布什时接连发动阿战、伊战,到辛卯年末的利比亚战争,尤其在北约东扩、防导体系剑指俄国的同时,美军战略重心东移、构筑“C形包围圈”以困遏中国,其处处所表现出的,是与衰败之势甚为不符的咄咄逼人;而与之相反,则无论在强人普京主政下、借能源东风复苏崛起的俄罗斯,拟还是韬光养晦30年、一跃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却反倒是能让则让、能避则避,对美国与西方,始终持颇有克制的守势。
个中原因,千头万绪;只是时至2012年,这种攻守之势,已近“临界”。
汇集2012年世界“热点”,不难看出:无论就地缘战略或国家利益而言,攻方锋芒所至,已直逼守方“红线”,而由此所“逼”出的守方反应,则又与以往,有所不同;但尽管如此,却又如《易经·蒙卦》所示,“山喻止,水喻险”,故双方较量,仍然呈“太极”式胶着状态:
——叙利亚危机。或许因有利比亚战争前车之鉴,更或许出于政治及经济利益的深远考虑,俄、中一反动辄“弃权”的暧昧,从一开始就对美国与西方扯起“绊马索”;而对此世界舆论鹊起,典型如西班牙《起义报》文章所称,“联合国安理会两个常任理事国两次否决关于叙利亚局势的决议草案”、“这4张否决票,宣布了在苏联解体后形成的以美国凌驾于世界其它国家之上为特点的国际关系时期的结束。这虽然并不意味着两极体系即将回归,但预示一个轮廓尚不清晰的新模式已经诞生”,该报因而称,“正如叙利亚问题专家伊马德·法齐·谢比所预言的,叙利亚危机成为新力量对比形成的关键,由此出现任何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支配地位的再分配”、“中俄在叙利亚问题上终结了西方霸权”。但也仅此而已。
——伊朗核危机。因反美、涉核,从小布什时就鼓噪不已的对伊朗实施“外科手术式”打击计划,辛卯年利比亚战争后,又再度成为热点。美、以与伊朗,3方叫阵不止、动作频频。然而,别说2012,便是在往后几年内,这种呈拉锯状态的虚声恫吓,也未必会成为真枪实弹的“开打”。一则因伊朗政权相对稳固,且实力远非伊拉克、利比亚等所可相比;二则更重要的是,伊朗背后有中、俄,正如对叙利亚问题的有关评论所说,“面对近年来一系列事件,第三世界国家将不断得出以下结论,即萨达姆等试图为美国效力的人,或卡扎菲等试图与西方谈判的人,最终都会被消灭,国家也将被摧毁。相反,叙利亚、伊朗等知道与中、俄建立联盟的人,将会生存下去”。
——朝鲜核危机。壬辰年开春以来,随金正日去世、金正恩接班,朝、美间乍暖又寒的跌宕起伏,令世人眼花缭乱。不过,在朝鲜来说,为保有其政权模式,在中、美、俄与日、韩间时而作有限妥协、转瞬又强硬“变脸”的作法,已属常态。而对于美国来说,改变朝鲜立场,使之成直逼中国东北的“桥头堡”,更是其远东战略重要所谋,故而拉拉打打、软硬兼施,使力于外、促变于内的作法,亦属常态。所以,就目下而言,只要朝鲜军队的子弹不飞过“3·8”线,则无论美、日、韩再怎样“联合行动”,也仍还只会是以“例行”名义进行的“军演”。
——中国南海危机。美军战略东移,所带来对中国最为直接的骚扰与威胁,莫过于围绕南海与东海诸多岛屿归属问题,反华势力的蠢蠢欲动。为捍卫主权,防止被冲踩“红线”,中国自然要调兵遣将、有所准备。然而,总的来说,便是受唆使纵容、“吠声”最响的几只“小犬”,也只是欲借美之势,看能否趁火打劫;所以,在美国只是织包围之网、中国注重于国内建设的大背景下,看似很容易擦枪走火的南海与东海,其实各方在难以避免的巡防接触中,大都会如履薄冰、小心翼翼。
显然,就以上4大“热点”而言,虽博弈各方,态势明显,但因颓落一方,“霸势”犹在,崛起一方,强劲不足,故而即便在这种逼近“临界”的情势下,也仍会长久呈“蒙昧”状态;而看似“热点”、却难得“破疖”的根本原因,则在于“击蒙”之成熟时机,尚未到来。
 
“破冰”之路怎么走?
 
与国际相比,壬辰春全国“两会”前,由主流媒体抢眼呼吁的改革问题,从另一个侧面,则反映出长时间以来,在经济体制改革基本完成后,政改停滞不前中,国内所潜隐的另一种“胶着”状态。
对此,有评论称,“多年来,尽管得到从体制内高层到体制外人士的共同关注与呼吁,但政改并没有得到实质性推进”、“政改之于中国,一方面,越来越紧迫,另一方面,如何展开、怎么展开的共识尚未形成,这便是中国政改所面临的困境。这个困境不取得突破,政改就仍将陷入僵局,中国的未来也将面临越来越大的不确定性”。而就这一问题,全国“两会”后不久,《人民日报》评论则明确指出,“只有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才能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只有推进财税体制改革,才能理顺中央与地方及地方各级政府间财政分配关系;只有深化土地、户籍、公共服务改革,才能理顺城市与农村的关系;只有推进社会事业、收入分配等改革,才能理顺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关系,有效保障社会公平正义;只有推进依法行政和社会管理创新,才能理顺政府与公民和社会组织的关系,建设服务、责任、法治、廉洁政府”;并且该评论道,“当前,世情、国情继续发生深刻变化,中国发展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突出,制约科学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躲不开、绕不过”、“我们决不能也决不会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更不能墨守成规、停滞不前,而应增强忧患意识,焕发改革精神,处理好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
显然,与国际范畴内“胶着”状态大有不同的是,国内改革的“击蒙”之举,已犹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但纠结在于:而今改革之“箭”欲要射出,与多年来之所以难得射出,所面临的是同样的掣肘、障碍,以及为“稳定”而不能不有的顾忌,即《易经·蒙卦》“上九”爻辞所称,“击蒙,不利为寇,利御寇”——就是说,尽管世人皆知,政改阻力主要来自被称为“既得利益群体”的这部分人,而政改矛头所指,也正是由此造成的这部分人与绝大多数人在权利与利益方面的不公不正;然而,却又因“全国一盘棋”,故而对现今社会而言,政改之“击蒙”,则必须以不使得这部分人成为“仇寇”,为最高准则。所以,迟滞多年、而今必得付诸实施的政改,考验的便是能否以高超的政治智慧与科学设计,因势利导,使这部分人不但不成为“仇寇”,甚至也不能成为改革的反对者。
就此看为时已近的国内政改,似可用“渐进式”来予以形容。而首要之举,或可为民生保障方面的较大突破。比如,在立足于发展的同时,进一步加大公共事业及社会福利方面的投入;比如,在被称为“新三座大山”的住房、医疗、教育等方面,机制改革上有所突破,使该回归公益性质的部分,加速回归;比如,分配领域不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从资源配置、财税体制、劳资共赢等源头问题上改起,创新出不伤及强势方基本利益、又能够使弱势方获得相对公平权利的新机制……总之,在“同舟共济”这一任何人都无理由反对的共识下,以多个方面、多种措施的“缓高拉低(即放缓高收入群体增收幅度、加大低收入群体增收幅度)”,使社会开创“共同富裕”良性运行之先河,似应为改革“击蒙”的必然选择。而其它种种改革,当应围绕于此,逐层展开。
有外媒对此评论道,“中国领导层的核心信息已再无可疑。他们先承认中国的增长和发展战略正处于关键的十字路口,担心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有失去动力的危险。所以,通过消除经济和政治风险相互影响给稳定带来的威胁,中国政府已经为下一波非凡发展阶段铺平了道路,质疑他们能否达到这一目标是不明智的”。应当说,这种局外观察者的总结性认知,十分中肯。
 
结束语
 
单纯看国际或国内,都无法得出完整的战略考量。然而,将国内的改革放置于国际环境“胶着”的大背景下,便可看出:已明确被高调推进的政改,其成败与否,所关乎非止于国内,而是对中国未来在国际上处于何种位置,将起到无论作怎样评价、都不为过分的重大作用。就是说,改革如顺畅进行、得以成功,中国将搭上可持续与科学发展的快车,社会稳定,实力再增,从而为打破国际上“胶着”僵局的“击蒙”之举,蓄势布局,奠定胜筹;而设若改革遇阻,变味流产,则不但30多年来快速发展,再难续祚,所积累多种问题与矛盾,坐大为患,而由此在国际博弈中也必然主动变被动,亦即将“击蒙”之锤,拱手交付于敌方。
当然,与西方所争所想不同,中国未来的发展及 “击蒙”之举,往“大”里看,当同样会“不利为寇,利御寇”,即非为持强称霸,而是为构建世界范围内的“和谐社会”,往“小”处说,则是为自身安危——中华民族,总不能因不思革新,再度“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才“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吧?
[上一篇] 我们该怎样重建中国式道德观?作者 王随学
[下一篇] 明了大势,抓住机遇,积极准备,借“危”启动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高新路67号A201 电话:88455312 8845313 传真: 88455313 邮编:710075 邮件:zhaohuaedu@zhaei.com 2004-2010

朝华管理研究院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5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