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ellite TV For PC
      
 

  人生的目的与价值 海云继梦
(2013-12-16) 浏览人数: 3490
人生的目的与价值
海云继梦
第一节 感受生命存在
首先要谈的是,感受生命存在。每个人在社会上都有着所谓的一份事业,不管是家庭主妇、统领一片天地的领导、集资创业的新贵,乃至于刚踏入社会的“社会新鲜人”,都有个共同的情况,那就是有种无名的压力感压在心头。许多人为要在社会上争得一席之地,拥有所谓的成功、所谓的理想,承受了很大的压力。然而,你必须知道这种压力来自哪里?假如不知道压力从何而来,就无法解脱,除非逃避。这个社会确实有很多人弄到最后只有逃避,因他没办法去克服这种压力,因不知它从哪里来。
我们的社会形成一种竞赛规则,叫完全竞争,即大家放在同一个平台上竞争。竞争使人有成功的希望,有竞争就有自由,没有竞争就没有自由;但这只是人生的一个方向。因为有竞争就有失败的可能,这就是大家不愿面对的状态,也正是压力。失败是永远存在的,成功并不是终点,可能只是个过程。所以,当你还没成功时,很想要拥有成功;可当你成功后,又觉得它可能会要失去。当想要成功而不一定成功,当所要企及的理想成功后,却面临恐怕要失去的危机,这时恐惧会加深。成功应该带来幸福和快乐,可刚好相反,因成功的获得使人产生失去的恐惧,这就是所谓的患得患失。患得患失存在于每个角落,存在于每个人的心里,因此,恐惧就一直存在着。这种长期的压抑,使人有可能丧失奋斗的方向,迷失了人生存在于世间的目标,这是我们在自由竞争下的一种悲剧。尤其是越光明、越进步的地方,竞争的存在就越激烈,恐惧就越强大,幸福感就越低落,痛苦指数就越增加。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背景,并不是说奋斗是错误的。
因为心理上无形地形成一种压力,使人在人生旅途中始终不得快乐。但话又讲回来:要了解到在社会上奋斗的目的不是要成功,记得在社会上奋斗的目的是幸福和快乐,即成功也好、失败也好,只要能感受到幸福与快乐,奋斗就对了。可如果以成功的果实作为目标的话,就会非常痛苦:今天赚了10万,想要100万;赚了100万想要1000万;赚了1000万想要1个亿;有了1个亿,想要两个亿……这时,10万块的幸福失落了,100万的幸福失落了,1000万的幸福失落了,1亿失落了,两个亿也丢掉了……那么,你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满足?所以要知道:10万有10万的快乐和幸福,你有没有得到?当你感受不到这个幸福的存在,幸福就不存在了。当你有10万望着100万时,10万就不见了;当你得到100万时又想着500万,100万也不见了。100万的幸福没得到,500万一定得到吗?就算500万得到了,又望着1000万,500万的幸福又不见了。这是不幸的,因你钱赚得再多都没意义。所以,人必须活在当下,而不是在虚幻中。
第二节 成功不是目标,快乐和幸福才是目标
许多人为了事业会去追求成功,这没错;要有追求成功的勇气与追求成功的技术,也没错。可是有一点必须要知道:成功不是目标,快乐和幸福才是目标。人类发明了很多东西,从物质上讲,绝对进步;可我们的心境、幸福状态有没有比30年前的人更进步?假如没有的话,那这个进步不是白费了吗?我们追求形式上的目标是达到了,可实质上的目标到底有没有?今天我们的奋斗在形式上,可能达到理想的目标,可实质上达到了吗?形式上达到成功,房子盖起了,很多人都买了新房,设备样样都有,可是幸福有没有相对地提升?假如幸福没有提升,是因为你买了新房,一家人在里边吵架,次数增加,彼此间口语伤害比以前增加,那你买这个房子不是多余吗?所以要讲“幸福指数”跟“痛苦指数”。幸福指数应该大于物质成长的指数,这样的话,幸福度才会提高;假如幸福成长的指数没有大于物质成长的指数,那所增加的就是痛苦指数。所以,在事业上所取得的成功和体悟,应该比在人生旅程里要来得更幸福、更快乐才对。奋斗的目的无非是让人生来得更快乐、更幸福。
在追求成功的过程里,有可能去压缩自己;那么等成功后,幸福和快乐有没有增加?要是没有的话,成功是灾难性的。成功以后幸福和快乐有没有增加,是判断奋斗的基本价值标准。假如奋斗后成功了,痛苦指数增加,那就错了。成功以后,幸福的感觉增加才对,这是个很简单的标准,一般人都可以用得上。
假如不能以幸福和快乐作为成长的衡量标准,就无法感受到人生的存在、人生的价值和意义。从事业的奋斗过程里,必须感受到人生的价值与意义,假如感受不到,奋斗也可能叫做灾难,在佛教术语里叫业障。事业成功是福报,但这个福报的兑现却变成障碍,会产生痛苦。所以有许多事业很大的人,活得很痛苦。这里要谈一个最具体的问题,就是生命的价值观。通过人生,你应该感受到生命的存在,“生命存在”是什么?好说不好感受,很抽象。随生命品质提高,每个人对生命的定义不同, 要会感受它,然后去提升生命品质的水平。当你直接从事业谈生命,大概还没有那种能力,所以要从事业透过人生感受,再通过人生感受回归到生命的存在。有了生命存在的感受,才有可能去体会生命存在的价值与意义。能感受到生命存在的价值与意义,才能发掘生命的因素。能感受到生命因素,才有可能去提升生命因素的水平。从修行的立场讲,这叫“无尽的超越”。所以,出家人修行人不是没事干,而是种非常深沉的内在生命体验,从体验中去做超越的工作。假如感受不到内在生命体验这个层面的话,那不能叫修行人。假如能感受内在生命体验,就不一定像我们一样,现这种出家相。像很多军事家、政治家、企业家、运动员、探险家,都是在向生命未知领域摸索的人。运动家、艺术家、舞蹈家、画家、雕刻家,都一直向生命领域在探索,这些都是伟大的修行人。
实际生活中,也是在做这种无尽的超越,向生命的颠峰迈进,向未知的领域探索,这样探索的人,生命情操非常可贵。他不一定成功,甚至失败的比例相当高,但他失败得很高兴。人在做事业时,每一次失败都不会高兴。大多数人结婚时会选择黄道吉日,离婚时却没人选择黄道吉日,这就是问题所在。同样,你会选择目标去达到成功,有没人设定目标去失败的?人生为何厚此而薄彼?因为对生命不了解,对人生体验不够。修行人不一样,知道成功要怎样去成功,也知道失败为何会失败。不知道不要紧,可以学习试试看,对成功可以明明白白,对失败也很明白,这种人生才是真正的洒脱。他不是一味要追求成功,因他知道有很多因素促成成功,也有很多因素促成失败。在如何成功这点上,大概大家都在找寻着。成功是可以的,但更重要的是要快乐,尤其是成功过程中不要伤害别人。假如成功是伤害别人,后果会非常不好。这是我们的标准,以不伤害别人为原则。所以黑心食品不可做,即使做得再成功,都没意义。
有很多人,事业非常勉强地成功了,可家庭破碎了,什么原因?有些人勉强成功了,正要沾沾自喜地享受成功果实时,患病了,为什么?这叫三分福报做五分事业,必然要失败。所以很多人成功了,是事业成功,但健康是成本之一,夫妻家庭感情是成本之一,子女变坏是成本之一,还可能丧失对父母孝顺的机缘,等父母不在时才要说:“子曰:祭如在”,这叫什么孝顺?大概我们都跳不出这4种:健康、家庭、子女、对父母孝顺的机会。当这些现象发生时,事业再成功都没用。为什么成功后痛苦指数会增加?这是因为你有三分的福报去做五分的事业。有八分的福报去做五分的事业,事业一定会非常轻松。当你要一直拼命,拼命才会成功的话,是用低福报去求高事业,会痛苦的。
因为竞争,都带着理想,以为只要奋斗就可以。错了。IQ,即智商,大家都差不多,认真工作也差不多。那么,智商、认真都没问题,是不是每个人都会成功?没这回事。要成功就要看福报,没福报想要成功,就要付出4项成本。这样的话,人生值得吗?人生的意义难道只是为了多赚点儿钱?那是什么样的状况下才会有这样的结论呢?是大学刚毕业没几年时,社会新鲜人会那样想,奋斗了20年的人不会这样想。不是升官就可以发财,不是奋斗就可以成功,也不是事业成功就代表一切。
改革开放,使大家在追求事业成功这方面印象特别深刻;但可能扭曲了人性。有五分福报,用四分就好。用月亮来比喻,应该是农历的十三号,因稍微再用功会更圆满。十四、十五月亮最圆满,但十五最不好,因为再过去就会有缺,十六、十七会缺得更厉害。所以,奋斗到十三号就好。人生的奋斗,难就难到要怎么去把握。所以能不能顺势令其自在,相当重要。
生命是什么?要怎样去体会?不是说事业不能成功,但要是感受到生命存在的话,事业成与不成,都会很自在。因生命会让人感受到:我们到底是三分福报的人,还是五分福报或十分福报的人?当感受不到生命实际状况时,要用脑筋去推理。每个人都有偶像,都有理想,都有目标,那个理想、目标、偶像,往往是你灾难的根源。你到底有没有方法去感受内在的生命、生命的本质?
其次,要运用两个时间。
第一个时段就是最好每天要有个自己的时间,静下来,和自己对话。不要胡思乱想,自问自答。假如有一年的功夫,再笨再没有善根都不要紧,一年后就会有答案。善根够的话,大概几次测试就会发觉那是人生最大的享受。开始做了这工作后,生命会开始改变。第二个时段,最好是每天、每个礼拜有一次跟家人在一起,叫家庭时间。在这两个时间里不要做任何事,这两个时段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时段。假如没有跟家人相聚的时间,那人生根本白费了,结婚白结了,因没有跟家人在一起。恋爱过的人都知,恋爱时喝的咖啡,绝对要比结婚后30年所喝的要多。为什么?因为恋爱时,没事就喝咖啡。结婚后,每次讨论事情就吵架。为什么会有这种状况,因彼此缺少真正的深入沟通。而每个礼拜最少一次,利用一个晚上,摒斥一切外缘,聆听、欣赏、接纳对方的意见。跟子女也要有这样的沟通,了解孩子在想什么?真心是在表达些什么?他的意见你为何不接受?要想办法接受对方的意见,养成接纳的习惯,每个礼拜最少一天作为沟通是有必要的。
其实也可以每天做到。可以用早餐的时间,一家人在一起谈谈心,很轻松地聆听对方的意见,那人生多美。假如早餐不行,晚餐也可以。尤其是所谓忙的人、有事业的人要特别留意。这个时段要自己去掌握,用得越多的人越幸福。
这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可养成静心的习惯。我个人是这样,从家乡到台北,大学时都是利用中午时间,吃饭时静心。我大学时自己开公司,做事业很忙,所以,中午一定必须要休息。我不去睡觉,会在吃饭时静下来,自己跟自己对话:我这样做对吗?这样忙碌对吗?在这样的世间,做这些事是应该的吗?我这样问自己,但还是要奋斗,因为我是乡村的牧童,到大都会里什么都不懂,为了要迎头赶上大都会青年的那份潇洒、那种标志、那种风流倜傥,必须各方面都学。怎么学呢?要静心去摸索,自己去成长。
静下来改造了我们的一生。你一再需探讨自己:我是谁?到底谁在忙?忙完了以后是否应该放下?逐渐去找寻生命的价值、生命的存在,这需要相当长时间才能摸索到。时间可以自己找。睡觉前夜阑人静,没人吵你时,洗过澡陶醉在自己的天地里。跟家人在一起,也要静心。当你的心和大家都能平静下来时,家族、家风就能培养起来。因为有共识,可以把你人生的经验传递给家人,一个族群生命的DNA就这样形成了。家是个大生命,个人是小生命。个人的生命可以死亡,家庭的生命不可以死亡,国家的生命不可以死亡。今天我们中华民族在世界上是民族生命最完整的,今天的埃及人不是4000年前的埃及人,罗马人也不是2000年前的罗马人,中华民族5000年前就是这样,5000年后还是一样。为什么?因为有我们整个民族的DNA,民族基因一直在传承着,所以不会消失。一个民族的伟大,就伟大在这个地方。
家族的人在一起,以前可能把它叫封建时代。以前爸爸讲话时,子女全要跪在那里,那是封建专制。现在不必这样。有良好的游戏规则,大家都一起来聆听、欣赏、接纳,我们所在社会的民族的DNA就会形成。这个传承非常伟大,这种群体的静心,是家风形成的关键,也是家庭教育最重要的时机。假如没有这样的训练,家族随时都可能中断。古代常讲:“富不过三代,穷不过三代。”那叫暴起暴落,是一种不幸福。
第三节 学会和别人分享
每个人都有理想,也就是要成功。成功并不是目标,通过成功应该享受成功,那才是目标。假如没有享受,成功等于失败。也因为有这种理想、目标,就会产生一种执着,对于所企图的目标的执着。每个人福德、善根、因缘不同,福报、根器不一样,所以,常常望成功兴叹,看着人家成功就在那边跺脚。他怎么这样,而我就那样?这是每一个经过奋斗的人都有的心理挣扎。但这是人生必然要经历的过程,不要哀怨,也不要抱怨。为什么呢?当失败时,当人生有所谓的挫折、逆境、不如意、痛苦时,要提醒自己,这就是生命要成长、要超越的一个机缘,要珍惜失败的教训。成功时就是顺境、快乐、如意;但成功时要有警惕。警惕什么?必须要分享。有多少福根,就有多少福报,不要怕分出去后它不回来。有一次,我去存钱时发现一对新夫妻,先生对太太怒吼,大概太太是大学中文系刚毕业,先生是个有事业基础的男人,把财物的问题交给太太处理,在台湾使用支票,一个是取款条,一个是支票,但太太没有把取款条和支票分清楚,把取款条当支票收了,到了要取款时,不能用取款条领钱,所以就不知所措。先生就给太太下马威,听他们吵时说是九十几万,相当大的数目。先生就给太太下命令:“要是你今天领不到钱,给我小心着!”太太吓得花容失色。我就给他说:“这样好了,那九十几万我付。”他问:“为什么你付?”我说:“我不允许你欺负太太,她纯纯的心理,被这样摧残,你不觉得这样太可恶了?多少钱,支票给你,取款条给我,可以了吧?”他愣在那里。当时我是认真的,想挽救刚出社会的一个幼稚的心灵。那个先生愣在那里,问我为什么这样做?我说,100万是很大的数字,但那还容不得你去摧残一个生命。我跟他讲,只是要付这个钱,仅此而已。他说不必,我有的是钱。我说你有的是钱,为什么还要这个样子?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后面就有个人说:“师父啊!那我给你10万块好了!”我说:“你要干嘛?”他说:“我常常要给我们师父钱,不过我们师父好像没有你这么好,会帮助人家100万。我的钱都是十方来的,我给你,你把他用在值得用的地方去。只是这样而已。”他看着很高兴,而我就平白赚了10万。为什么呢?那是种福报。没有福报时,你追不到,有福报时,自然会兑现。不要怕用出去,用出去还会再回来。
古代有个人叫陶朱公——范蠡,春秋战国时名气很大,是越王的大臣。后越王勾践战胜了吴王夫差,但他发现越王只可同患难不能同享乐,就离开了。他经营盐和铁,赚了很多钱。他把财富全部散掉,然后经营又全部赚回。他一有钱就花掉,再把它赚回来。如此散了3次,第四次还是赚回来。还没来得及散,他就死了。他有那个福报,把财产全部散掉,还会再回来。拿着不敢放,没有的还非要赚过来,命运会很坎坷。一个人只有尽本分,做好该做好的事,不要有太多的贪欲和设计。那个设计往往会让你走在社会和道德的边缘,常常会被剃刀刮到。不要常在边缘绕,要让一点,不然快乐幸福和满足一定享受不到。天底下再穷的人,不会没有幸福和快乐的权利,再富贵的人也有烦恼和痛苦。愿意做幸福快乐的人还是做烦恼痛苦的人,这是根本。至于富贵还是贫穷就不是要点,要点是快乐。
作个简单的区分:在事业上奋斗的部分,叫它为事业舞台,家庭生活是人生舞台。事业舞台和人生舞台不要混为一谈。混在一起,事业成功、人生舞台所享受的幸福快乐,没办法享受,要让它分开来。分开来对处于激烈竞争社会的人来讲,成功概率可能会比较少,但整体幸福感会相当大。假如事业跟家庭并在一起,家庭幸福会消失,夫妻感情会出问题,跟子女相处的时间会不足,这很可怕,健康状况也会下降。所以,在事业上要尽全力去奋斗,可是要有和家人相处的时间。工商业发展的人几乎只有事业舞台,没有人生舞台。回到家除了睡觉,几乎连洗澡的时间都没,这样的话,家是根本不存在的。要有时间静心、留给家里,跟家里人进行家庭华藏工程,一起来静心;这是维持家庭舞台的必要条件。如不能和家里存在这样的互动关系,家庭实际是不存在的。
不是赚了很多钱拿给家里用就好,家人是要跟你共同分享她在生活中的遭遇。对我们来讲,重要的是孩子们在生活中遇到哪些困难?我们需要陪着他一起成长,也需要把我们在社会上所遇到的辛酸苦辣跟家人一起分享。同样,家里每个成员,都遭遇人世间形形色色的经历,也需要跟我们分享,共同成长。当分享不存在时,家庭就不存在了。换句话说,你在人生旅途上的一切奋斗白费了。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在那里?讲起来都是小事、家庭琐事,但这是所有文明社会、工商社会之下的一种灾难,期望大家能抛弃。要抛弃这些灾难,就要巩固家庭生活,至于家庭生活怎样来处理,那是个人的事,也是每个家庭所拥有的权利,别人很难分享,但希望都能有这个过程。
家庭舞台和人生舞台要怎样兼顾?怎样让二者平衡?可以取个名字:一个叫个人的生命空间,一个是社会的族群公约。个人生命空间是个人的嗜好,是个人发展的空间。我们在教育小孩时会发现:当他自我肯定时,应给他足够的空间,没有足够的空间,他就不能成长。现在对子女过度关爱,设计得面面俱到,结果孩子自己不能作决定,将来就容易叛逆。因为他要自我肯定,要活出自己时,会对你产生对抗。他的对抗不是对不对的问题,因为要表现自己,无论如何一定要跟你反叛。你讲的任何东西他都不要,因他要自己的。这时父母子女的沟通就会产生障碍。假如有家庭华藏工程,父母子女的沟通会很完整,孩子可以很充分地表达自己,我们也可以充分了解他们,他们就不会有叛逆的状况。假如没有充分的沟通,他为了要表达自己,会纯粹为了反对而反对。这种自我肯定相当重要,形成个人的生命空间。生命空间处置不当,会给社会族群公约,包括法律、道德、风俗习惯等带来冲突。
我们大致上把人划分为两种:一种是为适应社会族群公约,把自己完全压缩,什么都跟着社会的意识形态走,跟着族群的意识形态走,自己完全消失。这种人在社会上好像活得还蛮幸福,不会有灾难。他完全跟着社会潮流走,人家流行什么,他就流行什么,对与不对都不管。因为他不会有自己的意见,把自己消失掉,因而成为隐形人,百依百顺,没有个人的生命空间。另外一种人正好相反,以个人意志为标准,社会、族群他都不管。这样的人对社会撞击很大,一个意志不坚定的人在这种环境下会很痛苦。所以,在这两者间要争取平衡。要在适当的环境里平衡,人的生命空间就可以充分地表达。在某种情况下,他又能符合社会族群公约,非常和谐,这个本身就是修行。怎样让自己的生命空间充分发展而又跟社会族群公约不抵触?同时把自己的风格发挥到社会族群中去,社会族群的因素也可融入到自己的生命因素里面来?这时,就可叫事事自在、“百事可乐”。自己的一切理想期望可在实际生活中兑现,而社会上的种种规范,在个人生活中也很乐于接纳,不会有压抑冲击的痛苦,那是最美好的人生。两个壁垒要处置恰当,处理不恰当,不是说会造成两个极端,而是有很多可以发展的空间而不能发展,有许多地方会限制你。在现实人生里,这种情况相当普遍。所以有很多权力你没有注意到,有很多义务也没有尽到。权利义务就发生在这个地方,你可以拥有,可你让权利睡着了,该尽的义务没尽到,对国家、对个人都是损失。一个社会,国家不会压抑我们,但我们应该对社会、国家尽义务,遵守法律是应该的。在现实生活里,其实都能处理得很好。但因为太过于专注于事业舞台,所以在人生舞台上,使应尽的义务没有尽到、应享的权利没有感受到,这是最大的不幸。在现有条件下本应活得更好,但自己蒙蔽自己,所以才活得痛苦、不自在。只要退一步,人生就是美丽的,这是从第二个层面提供给各位的参考。
那怎样才可以达到这个境界?就是要静心,每天拨出点儿时间给自己。
静心从术语讲,叫“禅”或“禅修”、“禅坐”。禅是什么?就是让你感受内在生命的体验。我们之所以对禅产生莫名的兴奋,是对那种内在生命没有体验,很想要拥有,但不得要领,所以才会产生迷惑。既然有感受内在生命的需要,就应进行正式的训练,它没有副作用,可以静静地去试。第一、不要胡思乱想;第二、思想不要一直锁在一个地方,那叫执着,脑筋会僵化;第三、需要合理的推理,即发生什么事情自己会想。这3个问题要是能解决,就会有很大的成就。
需要宁静的空间,在书房或草坪、阳台、后花园,静心时一晃就一个钟头。要不要盘腿,什么单盘、双盘、金刚坐,都无所谓,坐起来为原则。坐一段时间脚会痛,痛的时候,训练你的心乱不乱。所以坐禅有个要领,做自我训练,把心放在一个地方,不要放在两个地方,用术语说就是“置心一处”。每天10分钟或半个钟头,不要担心没时间,真正忙碌的其实忙在烦恼里,与其烦东烦西,不如把心静下来,即置心一处。怎么训练?方法很多,鉴别谁是好老师,让他来教你。良好的静心活动不会有副作用,只是内心的祥和平静。不用做人与人之间的串连活动,只是把心平静下来,感受生命的存在。但假如有人要训练你特异功能,那就会有副作用。佛教的立场不教任何特异功能,因特异功能只会增加、不会消除烦恼。所以只要把心放在一个地方,所有的烦恼就会除掉。但置心一处后,内心潜藏的问题会爆发出来,身体、生理上以往的压抑、扭曲及潜在疾病的状况会显露出来,这是种好转现象,不要担心,不要恐惧,在静心的过程中不要疑神疑鬼,尤其不要贪境界。比如看到或预知什么,好像很准确,就一直想要去了解,就会有副作用。回到原点上:把心放到哪里?只有一个原则,就是不要放在外面,要放在里面。像最基本的呼吸,把心安住在呼吸上,会发现生命有很大的变化,包括命运都会改变、福报会增加,这是透过静心可以产生的现象。
要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来到这个世界的因缘何在?换句话说,有时忙得焦头烂额,回到家碰了一鼻子灰,便说到底是为谁忙碌?为谁活着?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间?这是个根本的问题。人们所拥有的财富,有5个“人”在用。哪5个“人”?第一个“火灾”,再来“水灾”,帮你用掉一些;再就是“政府”帮你用掉一些,因要缴税;然后“盗贼”用掉一些;最后剩下的,就是子孙帮着用。那奋斗的目的是为何?仔细想想我的奋斗、辛劳是为了谁?不是说不要奋斗,要懂得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在哪里。
人之所以为万物之灵,重点也在这个地方。老虎吃饱后伸个懒腰就睡了,兔子拉它胡须,摇一摇再睡,吃饱了没事干就睡觉,所以吃饱后谁都不怕它。老虎不会储蓄,不会有3只山羊一起把它打死,晒成羊肉干,要的时候把拿来吃。只有人类会储蓄,之所以会储蓄,才会有灾难。因为要储蓄,可不知储蓄那么多干嘛,这就是灾难。人活在世间最重要的是要看清楚自己。怎么看清楚?就是问题。关键看不到,人的生命跟其它有类似的、有不同的。我们看到,像老虎这样的动物生得很少,像鱼、羚羊、兔子这类小动物,生得很多。兔子的生命有种族群的生命,是以大量繁殖在维持生命存在,想绝种都很难,老虎绝种却很快,因老虎没有族群生命。
人类跟兔子一样有族群生命,而这个族群生命不是靠大量繁殖而来,是靠着生命存在的价值而来的,内在的生命体验就是族群生命存在的内因。全世界存在的古代5大文明,只有两大古文明还存在,一个是印度,一个是中国。这两个民族和消失的3大文明有所不同,关键就在于,这两个民族有根深蒂固的观念,就是对于内在生命体验的传承。其他3个民族没有,所以很快就消失掉。5大古文明最后留下的就在西安,构成这种思想的具体结论就是《华严经》,所以说《华严经》就是解读生命奥秘的全书、百科全书,这种殊胜非常难得。现在需要的是去体验,感受到为何而活?为谁而活?活在这个世间可以活得很灿烂、很靓丽,活出生命的芬芳。假如没有内在的体验,那你活着是什么?有了社会的繁荣,你是吃得更好呢?穿得更好呢?空调调得更低呢?还是灯光打得更亮呢?这些表示的是什么?表示痛苦和恐惧,还是幸福和自在呢?当你了解为谁而活、为何而活时,就会知道生命的存在是多么重要。今天大家都在奋斗,都在打拼;但为何奋斗?为谁奋斗?假如没有目标,就像无头苍蝇。恐惧从哪里来?就在于没有目标。当你把人生的目的确定后,就知道怎样做,做什么,为何而作,这就是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假如不知道人生为何而做、为何而忙碌、为何而奋斗,人生就没价值没意义了。所有的活动、奋斗就变成阻力。其实,我们可以活得更美丽、更爽快,每个人都可以活出灿烂的一生,同时也可以建立一个美丽的新世界,让每个人都像花园里盛开的花朵一样,活出芬芳。
作者简历
海云继梦  法号昌一,台湾大华严寺主持,朝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海云法师近几年来为了弘扬博大包容、源远流长、六合圆融的华严精神,本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为万世开太平的博大而崇高的情怀,演讲于港台欧美、大陆各地,做客京华,多次来到陕西,使万千听众受到心灵的震撼、净化与启迪。
[上一篇] 素质、信仰与企业家修养 尤西林
[下一篇] 道德危机与中华传统核心价值观的重塑 古旭奇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高新路67号A201 电话:88455312 8845313 传真: 88455313 邮编:710075 邮件:zhaohuaedu@zhaei.com 2004-2010

朝华管理研究院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5629